中華管樂網

我愛您祖國:記中國第一位圓號演奏博士張咪咪

馬成剛 發表于 2019-06-21 09:38:36, 來源: 中國周刊
關鍵詞:  圓號博士

泱泱中華五千年,人才輩出必愛國。在建國70周年來臨之際,筆者走訪了我國最年輕的圓號演奏博士張咪咪。她的成功,一方面來自于自己的刻苦努力,再就是得益于其父親嚴厲的教導。在文章開始之前,這里很有必要介紹張咪咪的父親----我國著名的圓號演奏家、教育家張誠心老師。張老師最早在部隊文工團工作,為人極為謙和,圓號演奏水平高超。在中國乃至世界圓號的演奏舞臺上頗負盛名。后因工作需要,由指揮大師李德倫推薦,調入中央樂團任圓號首席,1997年調入中央音樂學院任教至今。現仍是中國圓號學會的領軍人物。張咪咪就是在這樣的家庭環境里長大的。她在國外留學是從高中一直讀到了博士畢業才回國,前后一共在外學習和生活了13年。一個小女孩,獨自背起行囊遠去他鄉求學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下面就讓我們來一起聆聽,她在國外是怎樣度過這13年艱辛的求學之路的......

當我在中央音樂學院附中就讀時,美國愛德華國際夏令營以全額獎學金邀請我參加他們的音樂節。愛德華音樂藝術高中(Idyllwild Arts Academy)是美國僅有的三所全封閉式寄宿私立音樂藝術高中之一。它位于美國加州的洛杉磯和圣地亞哥中間的山頂上。老師和學生們每天穿梭于大片松柏中,被各種可愛的野生動物環繞著。音樂節分為室內樂和交響樂兩期,我參加的是交響樂期。在順利完成了樂團在洛杉磯音樂中心的多場演出后,愛德華音樂高中的校長以及系主任決定以全額獎學金邀請我加入他們的高中部。2004年8月,我背著樂器拖著一只行李箱獨自離開了北京,開始了我的留美學習和生活。

在各大音樂學院的附中,每周只有星期六一天的課程,從周一到周五,學生們都在普通中學上文化課。愛德華音樂藝術高中的文化課包含了所有普通高中的課程。這里對國際學生的英語要求非常嚴格。國際學生剛入學時必須要通過聽、說、讀、寫全方面的英語測試才能分進不同程度的英語班。待順利跳出高級英語班后才能夠開始與英語是母語的學生們一同上課。為了能夠在各科文化課取得優異的成績,我每天都寫功課至午夜。在繁重的文化課課程以外,學校每天還有3小時的樂團排練和1小時的室內樂排練。課程排得滿滿的,只有晚飯后2小時的活動時間是自由的。而我通常利用這珍貴的兩小時去琴房練琴。晚8點半之前,所有學生必須回到房間寫功課,學校每周還會送我們去專業老師家上專業課。在當天,學生們需要完成上午的文化課,下午抵達專業老師家。每位學生排隊單獨上專業課,并利用等候的時間寫當天作業。總體而言,這里的音樂藝術高中結合了國內普通高中對文化課的高要求和國內音樂藝術高中對專業課的高要求,力求塑造出各方面全面發展的青少年人才。

在愛德華音樂藝術高中的第二年,我參加了美國最大的比賽之一The spotlight competition。經過激烈的競爭,我榮幸地成為了此比賽歷史上的第一位銅管選手奪冠。我的專業老師和學校的領導們都為我獲得此榮譽而激動。由好萊塢明星們頒獎,在五千多人的洛杉磯音樂中心演獨奏至今歷歷在目、記憶猶新。洛杉磯記者對我的個人采訪也被刊登在了洛杉磯時報上,至今難忘。

在音樂藝術高中的經歷讓我體會到東西方教育理念上的不同:國內注重的是培養學生對專業的執著;這里注重的則是培養人的淵博的知識面 。中國人自古以來相信童子功,當自己的孩子選擇以音樂藝術為發展專業,其它與藝術音樂無關的文化課程便不再受重視。在國外,老師們也會因材施教,鼓勵我們講出和老師的不同觀點及看法。國內一般會按成績來排名,而在這里,學生的成績屬于個人隱私,學校更不允許以成績來排名。這是教育方法上的小小不同。

雖然加州明媚的陽光和四季如春的氣候是很多人所向往的,但是紐約:一個全世界最頂尖的音樂家和藝術家所聚集的地方,依然是我最憧憬的城市。在愛德華音樂藝術高中的最后一年,我以專業第一名的成績榮獲曼哈頓音樂學院(Manhattan School of Music)的全額獎學金。在全額獎學金之外,院長額外頒發給我四年食宿的全獎。我因為獲得專業考試第一名的成績,有幸被我的專業老師——大都會歌劇院 (The Metropolitan Opera) 首席Erik Ralske錄取進他的主科班。與Erik Ralske學習的四年期間,他一直督促我去聽現場音樂會,并告誡我這是音樂藝術家能夠提升自己最快的渠道。 于是從大一開始,我每周都會去林肯中心(Lincoln Center) 和卡內基音樂廳 (Carnegie Hall)。欣賞世界頂級樂團的現場演出,如:紐約愛樂 (New York Philharmonic)、大都會歌劇院 (The Metropolitian Opera)、柏林愛樂 (Berlin Philharmonic)、維也納愛樂 (Vienna Philharmonic)等等。這里大學的老師和學生們認為社會實踐比在校課程更為重要。在完成學校課程和演出之余,我考上了紐約青年交響樂團 (New York Youth Symphony Orchestra) 的圓號首席,作為銅管里唯一一位中國國籍的首席與該團長期在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演出。勤工儉學在全世界的大學里都是普遍被鼓勵的。在學校課程及社會實踐之余,大部分學生會在圖書館等學校各個崗位工作,這與每位學生的家庭條件、家庭地位或經濟狀況沒有任何關系。與中國的教育理念大相徑庭。但在培養青少年的獨立自主性方面,我們還需要加強。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我以優異成績本科畢業后,獲得耶魯大學音樂學院(Yale School of Music) 的全額獎學金攻讀碩士。在耶魯大學期間最具有挑戰性的事情莫過于選修其它學院的課程,如心理學或法律。完成其他學院的課程讓我受益到只有美國常春藤名校才能給予學生們的優質教學與機遇。他們鼓勵碩士生去校外積累教學經驗。我一直熱衷于教學,在多輪選拔后我被選為耶魯大學音樂學院的藝術家講師,在康州各校授課,授課內容涉及廣泛。一對一專業課,重奏課,樂隊訓練課等。耶魯大學管樂團聘請我為老師以及聲部首席,教課之余隨團去美國、歐洲以及南非各大城市巡演。

在我獲得耶魯大學音樂學院碩士文憑的時候,我沒有急著回國,而是考取了博士最高學者全額獎學金,繼續攻讀圓號音樂藝術博士。說到這里,筆者聽的入迷一般。一個小女孩只身在外求學,似乎不知疲憊的拼搏再拼搏,努力在努力。我問她為什么這么拼命?她使勁的呷了口水說:“不努力回國何以見江東父老啊”。年輕有為,孺子可教也。

音樂藝術博士的名額每年全校所有專業只有5至6名。音樂藝術博士學位就讀時長一般為五年,其中包括三年的各類必修課程、樂團的排練和演出、一場重奏音樂會、三場獨奏音樂會、一場學術演講式獨奏音樂會、10個小時的筆試(內容包含5個小時的個人專業答題和5個小時的交響樂、歌劇、室內樂等作品分析)、和兩個小時的畢業口試答辯。張咪咪接著說。

美國的畢業口試答辯的現場評審團有7-8位老師。專業老師以及各文化課學科老師可以提出任何專業或專業以外與音樂有關的問題,答辯沒有范圍。在這里,每年剛開學時學校會先安排所有博士生進行西方音樂史和音樂理論考試,只有通過這兩門考試后,博士生才有權利選擇博士學位的必修科目。博士學位每學期需要修滿最低18個學分,音樂理論和西方音樂史以外的必修課程包括:器樂文學課、交響樂文學課、歌劇文學課、論文研究課、巴洛克以及更早期音樂研究、20世紀以及新音樂研究等課程。博士學位專業方面的課程,除了每周與博士導師的專業課以外,還有木管重奏、銅管重奏、或與弦樂的多種形式重奏室內樂課程。另外,博士學生還需要完成六個學期的大型樂團的排練和演出。

這里的博士畢業論文為100頁。我的畢業論文的題目是《中國圓號獨奏作品分析》。因為有關中國的圓號獨奏作品論文在本校歷史上從未有人寫過,我的博士導師以及院校各科老師都十分重視我的論文。我利用假期回國期間采訪了幾位中國圓號作品的作曲家,更充分了解了作品的背景和作曲家的初衷與要求。在最后一場學術演講式獨奏音樂會上我演講并演奏了這幾首中國圓號獨奏曲,受到一致好評。同時得到了三位博士導師的審閱和批準,并被裝訂成冊,留為學校歷史資料。

天道酬勤,2016年我獲得了圓號音樂藝術博士學位,成為中國第一位圓號博士。我最大的感觸就是博士學位不僅在大型樂團、室內樂和獨奏等不同形式的演奏要求非常高,同時在文化課和論文等理論方面也要求成績非常優異,博士學位追求的不僅僅是技術與演奏,而是全方面的音樂修養。在進修博士的第三年,經過多輪與上百位圓號演奏者的激烈競爭,我開始在普林斯頓交響樂團和美國國家芭蕾舞樂團工作。這里職業樂團公布出來的時間表在排練或演出時每首曲目精確到幾分幾秒,并且所有人員會嚴格遵守時間表,沒有發生過任何的混亂或差錯。在這樣嚴謹的系統和工作環境下大家的排練和演出都非常有效率。

回到國內我發現,參加各類夏令營已成為學生們假期的首選,而夏令營和音樂節的傳統起源于歐美。在我參加的眾多音樂節中給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愛斯本音樂節(Aspen Music Festival)。音樂節時長為九個星期,總共有四個樂團同時進行排練和演出。全世界最知名的音樂家會分別與這四個樂團以獨奏或聲部首席的身份進行排練和演出。每一天的排練我都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最讓我受益匪淺的是,他們對音樂和藝術永無止境的追求和無比謙虛的態度。他們不會去炫耀自己無與倫比的技術,而是有著高度嚴謹的態度。即使在音樂屆他們已是無人不曉。他們對待音樂的態度正如這么多年來我一直謹記的:“讓一位年輕音樂家起步的也許是他/她高超的琴技,但能讓他們走得更遠的是:他們的音樂修養。而讓他們能在音樂道路上一直往高處走下去的,最終是他們的人品”。

2017年3月,我毅然決然的回到了祖國的懷抱,并進入母校中央音樂學院工作。在交響樂團任圓號聲部首席及銅管聲部長。2018年7月的全球教師招聘考試后,我又被聘為中央音樂學院管弦系圓號老師。回國工作以來欣慰地看到中國古典音樂朝氣蓬勃地發展趨勢,我也努力地為中國圓號事業在教學和演奏上貢獻著自己的一份力量。

世界變得越來越小,音樂是沒有國界的語言。無論是在國外還是在國內,我都希望所有走在音樂道路上的友人們能持有一顆對音樂純粹的心,延續并創造出更美的藝術和文化。

采訪還沒有結束,身為中央音樂學院管弦系圓號老師的她,急切地對我說:“快到上課時間了,抱歉了。。。”望著張咪咪老師那漸行漸遠、青春靚麗的身影,我沉思良久。是啊!我們的國家之所以能夠一天天的強大起來,也正是因為有無數個她這樣熱愛祖國、甘于奉獻的知識分子,在孜孜不倦的努力的結果。用張咪咪自己的話說:“國外再好,那不是我的國。不論離開多少年,我最愛的依然是我最親愛的祖國”。

 

網友評論

游客不能發表評論.請先登陸.
新疆时时开奖结果